不许吃兔兔哦

我最最偏袒朴志训

【丹昏】姐夫13

炸鸡别送了:











*中篇 /ooc /郎舅 /年龄差10岁


*微虐 /放心食用


*那么喜欢上升就不要看我的文










  你真的爱我姐姐吗?




  这话不由得让男人心中一沉,姜义建不知道小孩儿为什么突然会问这种话,耐心的蹲了下来:“小训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



  小孩儿垂下头,半晌都没有开口,最后抓着自己衣角的小手终于松开了,轻巧的跳下床:“姐夫,蛋糕呢?我想吃蛋糕了。”




  姜义建看出朴志训心事重重,不过好在小孩儿没有继续说下去,他也松了一口气:“在餐桌上,还没吃晚饭吧?想吃什么,我做给你。”




  随便念了个菜名,男人就进厨房忙了起来,朴志训默默坐在桌子旁,看着蛋糕却一点食欲都提不起来。




  刚才问出那种话,其实也只是脑袋里突然闪过什么念头,顺嘴就问了出去。可当他问了那种话,姜义建脸上的表情实在让他坐立难安,说不好那人带着怎样的情绪,他只知道自己也许真的说错话了。




  姐夫怎么会不爱姐姐呢?不爱她又怎么会和她结婚,怎么会成了他的姐夫……




  “小训,怎么还没打开?”姜义建趁煮饭的空挡探出身子来,见小孩儿还在发呆,脸上的泪痕根本还没有褪去,样子让人心疼。




  “啊,这,这就打开。”




  朴志训手忙脚乱的去开蛋糕盒子,男人的大手已经压了上来:“我帮你打开吧。”




  男人的手掌覆盖住他的,朴志训只觉得自己的手指神经性的一抖,忙缩回了桌子下面:“谢,谢谢姐夫。”




  姜义建不动声色的把蛋糕拿出来,又去拿一旁的蜡烛:“小训今年十六岁了,已经是大人了呢。”




  朴志训看着那两根彩色的数字在姜义建手里晃阿晃,然后稳稳的插在了蛋糕上,心绪终于也平复了一些。




  “十六岁…就是大人了吗?”




  “当然。”姜义建笑起来,从口袋掏出打火机将蜡烛点燃,“小训,把眼睛闭上。”




  小兔子乖乖闭了眼,姜义建“啪”的就把客厅和餐厅的灯都关掉了,又在小兔的身边坐了下来。这气氛真好,烛光晚餐吗?朴志训的睫毛忽闪着在眼窝下面投出漂亮的阴影,姜义建舔了舔嘴唇,他是真的有点想亲他。




  “睁开吧。”




  朴志训缓缓睁开眼睛,其实周围的黑暗倒不算什么新奇,只是这样的场景太让他鼻酸。能感受到那个男人热切的目光,无论那个人目光中带着多少关切,那都是把他看做朋友,亦或是弟弟的眼神,不会有半点杂质,可到了这种时候,他心里渴望的还是其他东西……




  “祝你生日快乐……”




  男人的声音响起来,他唱歌的低沉嗓音竟比说话还要好听。朴志训咬住嘴巴,认真的听着,直到结束。




  “小训,快许个愿。”




  “好。”




  小孩儿闭上眼睛,睫毛上亮晶晶的似乎又染了泪,姜义建皱了皱眉头,没忍住抬手去擦,却不想惹得小兔子瞬间睁开了眼睛。




  四目相对,姜义建愣住了。这孩子眼睛里的情绪是什么?在感情方面他不是傻子,也许之前小兔表现出的种种他都可以当做是依赖亦或是单纯的好感,可现在……那是渴望吗?该死,那到底是什么?




  “姐夫……”




  皓齿轻起,顷刻间就被男人卷入怀中。朴志训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嘴巴就被狠狠吻住。




  朴志训震惊的睁大了眼睛,蛋糕上的蜡烛因为男人突然的动作明明灭灭的降低了不少亮度,朴志训只能看见男人紧闭的双眼。十六年来第一次被亲嘴巴,这感觉反倒不坏,心脏砰砰乱跳着,男人将他拥得更紧。




  小兔子没有推开他。姜义建握住朴志训的细腰,原来他也是喜欢着他的吗…这个想法让他激动极了,舌头撬开小兔的贝齿,汲取着小兔口中的蜜汁。 




  “唔!”




  难以抑制的发出声音,慌张感一下涌了上来,就连背脊都开始发颤。朴志训觉得自己的舌头像触了电一般,下巴也使不上力气,只能任由男人掠夺。




  不知道这样被亲了多久,久到蜡烛彻底熄灭,黑暗中男人的喘息声回荡在他耳侧,朴志训始终没有闭上眼睛,他没经历过这种事,脑海里唯一关于这样的记忆还是很久之前,他“偷窥”到姜义建和姐姐在屋里的场景。然后不可抑制的猛然推开了面前的人。




  黑暗中两个人都没说话,姜义建因为刚才的亲吻还在调整着呼吸,被小兔推开是在意料之中,不过已经比预想的要久太多。




  糟糕,姜义建一方面怪自己突然做了这样的事,捅破了这层窗户纸,他以后还能名正言顺的对小兔子好吗?另一方面,心中的那块巨石多多少少落下了一些,其实很早之前他就想这样了,小兔的嘴巴现在被他亲得红殷殷的,又纯情又淫靡,只属于他。




  “小训。”




  姜义建抬起手臂想要再把小孩儿捞回来,却不想小兔子灵巧的躲过了他的手,迅速跳下椅子打开了灯。整个餐厅一下子明亮起来,灯光太过于刺眼,惹得姜义建皱了皱眉头。




  “小训,我……”




  “不要说!”朴志训瞬间打断了男人,好像他的反射弧从来都是这么慢,刚才的惊慌感一下涌遍了全身,后退了几步眼睛根本不敢再看姜义建。




  “不说什么?你知道我要说什么?”朴志训退了几步,姜义建就进了几步,直把小孩儿逼得又退了几步。




  “请你离开!”朴志训暗暗攥紧了拳头,如果这个人再敢碰他的话他一定会打出去这一拳,默默想着,终于鼓足勇气抬起头来,“姐夫,如果你现在立刻离开的话,我,我可以不告诉姐姐刚才发生的事。”




  姜义建眯起眼睛,他是没想过小兔子会说出这种话,看上去软绵绵的那么好欺负,怎么突然就跟朴金言站在一条战线上了?




  他深吸了一口气:“饭还在煮,我……”




  “我自己来就好了!”朴志训垂下眼,“你先走吧,求你了…”




  姜义建还想说点什么,手机突然响起来,不用看都知道来电话的是谁,姜义建烦躁的按掉了电话,又看了看小兔依旧惊慌的脸,心中微微刺痛。




  “好,我先回去,你…记得好好吃饭。”还是等时机成熟了再说出来吧,姜义建没再多说什么,开门离开。




  男人离开了好半天朴志训才察觉到空气中有什么烧焦的味道,慌张的冲进厨房关掉阀门,心中的不安感越发嚣张起来。




  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?




  朴志训回到房间里,嘴巴火辣辣的开始刺痛起来。就是因为小时候受到了太多不平等的待遇,以至于他对羞耻心极为敏感。即使从很久之前开始他就已经有了奇怪的想法,可再怎么样他都不可能说给姜义建听,不为别的,即使他不喜欢姐姐,可那个人依旧是他的姐夫。




  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荒唐的事?就算他想过那些不切实际的事,难道姜义建的脑袋也秀逗了吗?怎么就突然想着来亲他?还亲了那么久?!




  朴志训猜不透姜义建在想什么,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那个人看着自己想到了姐姐,所以才做了那种事,那根本就是一个意外。




 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,心里充斥着不安,还夹杂着不甘心的情绪,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天竟然已经大亮了。




  他很少这么晚起床。




  身上没什么力气,走到餐厅看见桌子上的蛋糕还是完整的,小孩儿突然发现自己搞错了重点。




  昨天朴丰山没有来找他,他没有挨打,这才是最幸运的事。努了努嘴刚想去切蛋糕,门被打开了。




  这个时候姐姐怎么会来?




  朴志训的手悬在半空,脑袋一下短了路。




  “哟,没出去啊。”朴金言进屋径自换了鞋,一眼就看见桌子上的蛋糕,“他来过?”




  朴志训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声音。


  


  “我说昨天怎么求了我那么久非要晚点回家,原来就为了给我这个弟弟过生日。”




  朴志训听不出姐姐的语气是生气还什么别的,总之还算平静,低声回道:“姐夫…很早就回去了。”




  女人听后意味不明的勾了勾嘴角:“姐夫?你也知道他是你姐夫啊。”




  朴金言的话让朴志训震惊的抬起头,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喉咙干涩得说不出话来,第一秒看见朴金言时的心情堪比被捉奸,尴尬感和莫名其妙的负罪感充斥着全身。




  “姐姐,你,你怎么了?”




  “我没怎么啊。”朴金言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悠闲的吃起零食来,“朴志训,过来,姐姐有话跟你说。”




  小孩儿踌躇的走了过去,朴金言抬头看他:“瞧瞧我们志训,转眼就十六岁了。”




  朴志训没说话,她继续说道:“十六岁就要当舅舅了呢。”




  “当舅舅?”




  “是啊。”朴金言轻抚了抚肚子的位置,“我怀宝宝了。”




  看着朴志训震惊的睁大了眼睛,朴金言开心的笑起来:“怎么?有那么惊讶吗?本来爸的意思是一结婚就让我们要孩子的,你姐夫也一直都喜欢孩子,毕竟他对你有多好你也感受到了,以后有了孩子我想他会变得更细心。现在要也不算太晚吧,你说呢?”




  此时小孩儿的脸已经刷白,半天才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来:“恭,恭喜姐姐。”话说完便仓皇的逃回了房间。




  看见弟弟兔子似的逃跑,朴金言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,冥冥之中总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女里女气的,现在看见他这种反应更是浑身都不舒服起来,一把将零食袋子摔了在茶几上。








******** ********






  为了不让姜义建找到他,朴志训又换了新的地方出摊。应该要彻底远离姐姐和姐夫的生活才是,他是真的被吓到了,宁可永远掩藏住私心,也别再去掺和别人的生活,这样才是对的。




  可是越想逃离却越难逃脱吧,当那双脚停在他面前,朴志训不知道自己要用怎样的情绪面对才好,眼光闪烁着,就被男人从小椅子上拉了起来。




  “又在躲我了?”




  质问的语气让小孩儿不由得曲了曲鼻子。




  “跟我回我之前的住处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姜义建不管小兔的拒绝,拽着他的胳膊强硬拉上车。




  “你干嘛!我不要去!”




  就知道小兔难搞,姜义建快速锁了车门。




  “你开门!”朴志训又无奈又生气,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呢?承认一开始错的就是自己也不行吗?想要远离避免错误的延续也不行吗?到底要他怎么样啊……




  “姐姐呢?我要找姐姐!”




  “你找他做什么?”




  “我要回家!”




  姜义建气闷的抓住小孩儿死扣着车门的手:“小训,你为什么总是无缘无故的发脾气,嗯?自从我跟你姐姐在一起之后你总是这样,为什么?”




  “那你又是为什么?为什么要对我好,为什么那天要对我做那种事?你有什么权利来质问我!”




  小兔子已经红了眼,他是受够了这种若即若离的沮丧感,担惊受怕一直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,他到底干了什么才要如此小心翼翼,明明是这个男人先对他做出那种事的啊!




  “你说啊!为什么不说话了?没有理由吗?还是说你本身就是一个流氓,一个三心二意的大混蛋!”




  “因为我喜欢你。”实在不想过早的透露自己的本心,可怎么办呢,他没办法解释了,也不想再骗他的小兔子。




  “我喜欢你,朴志训,就算你觉得恶心我也没有办法,喜欢你才对你好,喜欢你才亲了你,身体本能的反应而已。”




  姜义建说着又将朴志训拉得近了一些,小孩儿傻呆呆的看着他,只是这样也足够让他怜爱:“我以为,你也是喜欢我的。”




  “姐夫!”身体猛的被抱起来,一不留神就被男人抱起来放在腿上,朴志训惊呼了一声,慌张的小手死死抓住姜义建的衣服。




  “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,小训,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?”




  “我,我不知道…”




  “呵…”男人轻笑起来,“十六岁已经可以接吻了,你不说的话那我们继续接吻吧。”








-tbc-

我会唱软绵绵的歌
还会讲湿哒哒的话
闻起来是香喷喷的
亲起来也会响啵啵
你不爱我 你有病 ​​​

dbq 一上来就开车 而且还是卡车的那种(第一次写文)(小学生文笔)不会写了 随缘吧 
不喜欢请不要喷 
谢谢你看到这里了。

只要想到了堂堂正正 
还有什么好怕的

你要好好长大哦:

你又不是他
谁都没有资格现在自以为是的路人的位置评论别人的感情
这句话,在任何事情都通用

也包括你我🙏🙏🙏

温柔杀死我的100种方法

超鸡棒  😭😭😭😭😭

鱿鱼丝:

*强制爱 黑化囚禁  5w1超长预警 调教强迫车🚗 


*囚禁与逃离 三观不正 人设扭曲 非常变态 可能引起不适 想好再戳


*顺着剧情发展情节和结尾前后修改过n次,无奈功底浅薄只能写成这样了


*再搞不完我真要被催成筛子了(抱住自己抹泪)><




love is like war, easy to begin but hard to end.


备用链接


---end---


接下来专心填wlqk的连载坑